98彩票_98彩票分析|98彩票规则|Welcome

正在加载数据...
当前位置:北方企业新闻网>北企之窗>正文内容
  • 新政频出 中国影视业能否走出至暗时刻?
  • 2018年10月17日来源:证券时报

提要:伴随“阴阳合同”事件的持续发酵、资本的枯竭,近期影视行业生产制作一级市场资金呈现出断崖式下跌。同时,今年以来,在多重利空影响下,影视公司股价走势低迷。

伴随“阴阳合同”事件的持续发酵、资本的枯竭,近期影视行业生产制作一级市场资金呈现出断崖式下跌。同时,今年以来,在多重利空影响下,影视公司股价走势低迷。

原本令各大片商期待的国庆档期,票房的表现也未尽如人意。与此同时,行业新政频出,包括新的行业税费监管政策、限制明星片酬等,这些将为寒冬期的影视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?

资金流入大幅减少

电影投资和其他商业行为一样,成功的前提就是扩大收入,减少支出。记者采访业内资深投资人士获悉,多数投资方看好的投资策略基本都是围绕“大牌明星+大导演+大制作+大宣发”等票房杀手锏。

强大的演员阵容被视为一部影视作品票房收视率的保证。早些年,张艺谋找来了李连杰、梁朝伟和张曼玉,《英雄》成为当年全球票房最高的五部电影之一,后来依照这种模式,《十面埋伏》也成功拷贝了票房的纪录。

但这一策略并非百分百有效。2016年,好莱坞传奇影业找到张艺谋拍摄影片《长城》,希望如法炮制之前的票房神话,这一次,大牌导演、世界顶级特效与中外一线人气明星进行混搭,投资10个亿,最后的票房却仅11.75亿,《长城》最终铩羽而归。

无独有偶,大制作影片在票房上失利的,还有去年陈凯歌的《妖猫传》和袁和平的《奇门遁甲》,制作成本均超过2.5亿元。

业内资深制片人表示,面对居高不下的制作成本,对于投资人来讲,要想取得高收益可谓难上加难。据其透露,“阴阳合同”事件后,影视行业内的投资意愿和活跃度处在历史的低点,今年下半年流入一级市场的资金可能减少50%-80%。

在此背景下,“大牌+大制作+大宣发”的投资策略预计将在业界出现大幅度的收缩。对多数公司来讲,做好中小成本的投资将会是未来一段时间内要探索的生存技巧。

重复才是

票房最大的风险

在此时间节点,内容为王的说法再次成为讨论的焦点,曾经热炒的IP概念,能否在这个非常期成为拯救票房的英雄呢?记者连线采访了著名华人广告片导演、行业资深内容创意人龚友诚。

作为擅长说故事的导演,龚友诚最大的特点是拍片几乎从来不用大牌明星,却斩获过国际各类广告节大奖,是华人导演中唯一一位两次荣获戛纳广告金奖的代表人物。与这些奖项相比,最令其引以自豪的是他的作品都为商品创造了非常高的“票房”。

当记者问到他对步入资本寒冬期的中国电影市场是否悲观的时候,龚友诚表现出来的,却是与业内投资人士态度相反的乐观,他表示,这有可能会成为中国电影内容创作的黄金时期。低成本运作最大的好处是可以排除大牌们对内容创作的干扰,可以让新人以及新鲜的创意有机会展露头角。斯蒂芬·斯皮尔伯格当年就是借助一个低成本制作《飞车决斗》,一鸣惊人。

说到低成本更容易成功的原因,龚友诚表示,因为低成本会带来诸多的制作限制,这一定会倒逼创作人员从非常态的角度去解决制片难题,最终呈现出一个完全不同的作品。他特别指出,重复对票房才是最大的风险,对内容创作者来讲,没有永远的成功模式,如果说自己有什么成功的创作经验,那就是不断颠覆曾经成功的经验。

在谈到影视创作中如何才能发掘一个好的内容时,龚友诚说,制片人的素质是至关重要的,他通常是运筹整个电影全局的人,要有能力从正确的角度看一个内容。

龚友诚谈起身边的一段往事,自己的一位朋友,曾经在好莱坞筛选剧本的时候错失了《沉默的羔羊》,因为最初的脚本看起来就是一个杀人狂的普通故事。但是,1992年该片获得第64届奥斯卡5项奖项,此外还获得了第49届美国金球奖剧情类最佳影片、法国凯撒奖最佳外国电影等奖项。龚友诚认为,重新发现并投拍这个片子的人,当初一定有从导演的角度看脚本的能力。

龚友诚强调,在电影作品如此丰富的当下,观众的水准是在不断提升和变化的,打动观众形成共鸣的电影才能脱颖而出,获得更高的票房。纵观电影发展史,这个规律从未改变过。创作人最重要的功课是学会如何洞察人心,制作出不一样受众类型的电影来。如果一个导演一开始就把注意力放在某某特效,某某场景上,基本上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这个作品后期的失败。

至暗时刻更容易看到光

内容的生产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,很多时候考验的是创作人员的坚持,龚友诚谈到自己最欣赏的朋友托尼凯耶,《美国X档案》的导演,正是因为当初坚持修改剧本而得罪了好莱坞制片方,从此遭遇封杀,后来这个作品在全球信息量最全的电影数据库网站IMBD,被评为美国有史以来最优秀的100部电影中的第33名。

还有《教父》的导演科波拉,当年顶住压力起用看起来貌不惊人的新人阿尔帕西诺,后来《教父》成为了派拉蒙公司最成功的影片之一。希区柯克、比利怀德、斯蒂芬·斯皮尔伯格、李安这些电影大师身上都具备为内容不断颠覆和坚持的精神。

记者在梳理近年来的中小成本影片票房时发现,相对于国产大制作影片来说,这类制作投资小、风险低,收益却给市场和投资方带来了足够的惊喜。

2018年7月末上映的小成本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,累计综合票房30亿,除去已计入的售票平台服务费约2亿,分账票房近27亿,片方分账近11亿。同样,去年票房喜人的《美人鱼》、《湄公河行动》、《唐人街探案2》也均为中小投资,给电影市场吹来不一样的清新之风。

在龚友诚看来,投资方和创作人看待事情的角度通常是不同的,舆论营造出的影视行业资本寒冬的氛围,或许会让急于淘金的投机者纷纷走开。但对内容创作者来讲,不管什么时刻,少些躁动,专心投入创作都是必修的功课。这样,这个所谓的“至暗时刻”才能真正成为中国电影行业蜕变的希望时刻。



分享到:更多
责任编辑:齐蒙
相关新闻
   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!
新闻排行